© 2020 by the WAREHOUSE optical.

日本眼鏡紀行 - 其之壹‧青山篇


1. 丸山先生的傑作珍藏大公開。

2. 日本人對工具的執著令人敬佩,每一皇鉗都是對應單一位置。

3. 丸山先生和團隊合影,單看他敦厚的外表,很難看得出他是一名鬼才眼鏡設計師。

4. ADSR 2015 的太陽眼鏡值得期待。

5. WOF的展場真的非常之大,參展單位也極多。

6. 屬於受保護動物的玳瑁,今次有幸親手觸摸原材料,非常難得。

上期因筆者離港,店長Forrest用兩期的篇幅簡介了眼鏡的鏡片還有其中不少的學問,希望下次除了眼鏡外,也能邀得視光師分享心得,等大家也像筆者一樣,隨著專欄項目的多元化,一起和我們成長吧。 話說今次筆者離港,其實是去參加一年一度的日本眼鏡界的盛事,就是每年春季在東京舉行的眼鏡展了。和秋季的iOFT不同,春季的展覽主要在繁榮的副都心,所以參展方以「青澀」(主要範圍是青山和涉谷兩個地區)來概括整個展覽會了。其實今次已經是筆者和團隊第三次以海外買家身份參與其中了。對比在開業前參加的,今次很多的職人和參展商已經由初次見面變成老朋友了。 雖然貌似要去的展場不多,但其實東京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地方,而有些展館遠至六本木,連續幾天週旋於這幾個地方,雖然累人,不過因此自己非常喜歡眼鏡,所以也難得的。 由於筆者也是住在附近,所以順理成章的本次先參觀位於涉谷的展館「World Optical Fair」了。館內眼鏡品牌並不算多,主要是日本國內的內銷品牌,對象也以日本國內的經銷商比較多,也有不少眼鏡的零部件和工具發售。常說日本高科技產品都是將最先進的留給自已,的確一點都不錯,在日本已經普及的最先進全自動電腦驗光儀,當代理發現筆者來自香港,便立刻說這些是不出口的。不過不打緊,反正分店也有專業視光師當值,電子綽頭也不用太誇張吧(笑)。反而是賣鉗和烘爐的Nishimura公司比較誇張,單是鉗已有數十種!連Forrest也坦言在學期間都只是學會用八至十種而已,而且在眼鏡店絕對不會有齊,一般都是三至四種而已。 離開WOF,下一站就是到附近參觀ADSR的展館了,回想上年參觀時,第一個認識的,就是ADSR的兒島先生。當時感覺他和一般的眼鏡設計師很不同,後來才知道他是DJ出身,非常有趣。在韓國和亞太區的代理努力推動下,現在ADSR已經在亞洲區頗具名氣,在本店的銷售也不錯。預告一下今年的風格,絕對會令ADSR更上一層樓。 在涉谷稍作停留,便到訪另一位好朋友的展場,隱身於南青山內的一間美髮店,丸山先生每次見面都會帶給筆者很多驚喜,相信到店的朋友們都會被他獨特的設計概念吸引,特別而不奇怪,令他的作品在芸芸日本眼鏡之中脫穎而出,這也是他親口告訴筆者,這種想突出一點,有個性化又不怕被人感覺突兀的想法和概念,現在在台灣也非常受歡迎哩。

整個展會為期三天,下一期再和大家分享第二天的見聞吧!敬請期待。

#日本 #眼鏡專欄

20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