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by the WAREHOUSE optical.

「 透 / 視 」 上篇


1. 現今鏡片技術一日千里,在納米級的加工加上最先進的真空鍍膜技術,任何顏色的反光膜都能做到。

2. 日本在製作抗藍光鍍膜方面可說是領先全球,究其原因,除了日本人長期面對電腦之外,有研究說亞洲人比較喜歡暖色調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3. 鏡片的知識,規格日新月異,經常掌握最新的資訊是保持專業感的關鍵。

4. 再好的鏡片,也需要精準的驗光和量度,才能保持最優質的成象質素。

這次是在下我作為the WAREHOUSE Optical團隊第一次以文字和大家見面,我是銅鑼灣分店的店長 Forrest, 相信曾到店參觀捧場的客人們都會見過我,或者曾經看過我在蘋果動新聞對眼鏡翻新的示範。其實我本身是眼鏡配鏡文憑(隨著334學制推行和全人發展,學科也升格為高級文憑並加入業務管理內容)出身,然後才投身眼鏡界的。由於配鏡學和應用光學在香港都是由工程學院统籌,所以在學的兩年間接觸得最多的,其實是各種鏡片和光學理論,也為我日後的工作打好了基礎。

雖然本店的客人絕大多數是因為我們的風格和我們對手造鏡架的堅持而認識和支持我們,不過我們明白款式流行是一時,但眼鏡的其中一個功用卻是數百年如一,就是為配戴者提供一個清晰而的視野,甚至達到改善視力和矯正眼疾的目標。故此一對好的鏡片對我來說更像是畫龍點睛,令鏡架和配戴者更突出。

本文的題目名為「透/視」,當然現今的科技暫時也做不到電影中賭博時使用,能看穿別人底牌的那一種眼鏡。所指的其實是挑選鏡片時的兩個準則,明亮通透和提升視力,而這兩個功能,都需要是最頂尖的科技才能夠做到。

我經常跟客人說,即使是最喜歡古董鏡架的客人,也不會想要那些又厚又重又反光的老套鏡片。是的,手製眼鏡架作為藝術品,需要職人巧手,以傳統製法將那種溫潤細膩帶出,但自鏡片誕生的一刻起,便跟隨背後的光學和物理學不斷的進化,精密和準確就是鏡片光學的全部。不說不知,在幾何學和哲學享負盛名,我思故我在的笛卡兒,以至後來提出相對論的愛因斯坦,都為光學作出了不少貢獻。

要說貢獻的話,鏡片老牌蔡司在推動產業的規格和技術,一直走在最前。不論是早期對玻璃鏡的精密研磨到後期不反光多層鍍膜的發明,都為鏡片的發展奠定了基礎。直至現在他們的Duravision Platinum 鍍膜在各項特性上以至客人滿意度都是名列前茅。

雖然蔡司是如此的殿堂級,但真正入屋,令很多眼鏡配戴者開如始明白優質鏡片重要性的,一定是Hoya這一個日本品牌。以耐磨和防污為賣點的View Protect coating, 在我剛入行的時候是很多店舖的龍頭旗艦產品,人氣爆紅。現在的升級版Venus Guard Blue Protect, 更是對鏡片耐用度和保護性有要求的顧客的理想之選。

當然除了這兩家廠商之外,還有Freeform和雙非球面的領頭Seiko, 以八軸修正和Aberration Filtering System雄霸高端光學鏡片市場的Nikon, 還有近年積極提倡紫外線防護的Essilor, 這些都是品質非常有保證的品牌。而其他鏡片生產商,可能名不經傳,但在香港販售的鏡片,一般都已經通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標準,除了特色功能如抗藍光或防污欠奉外,一般日常配戴也是夠用的。

好,簡介到此為止,如各位遇到各種鏡架鏡片的疑問,不妨聯絡我們,一起研究,謝謝!

#鏡片

277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