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by the WAREHOUSE optical.

倉庫眼鏡之序章


1. 第一次拜訪深居簡出的井戶多美男先生,看他如何用國寶物料sun platinum matel (SPM牙科醫療金屬) 製鏡 2. 福井之旅另一重點,當然是最新系列先睹為快了 3. 團隊探訪谷口眼鏡的中村先生,一位平易近人卻對眼鏡充滿熱誠,到現在每次到日本都會找他交流 4. 谷口眼鏡雖是中小型的職人工坊,但每個製作過程絕對是一絲不苟,每件作品都是全廠上下的自豪之作 5. 福井幾乎每一個眼鏡製作單位都充滿歷史,有些甚至是集整個家族幾代之力才能在福井立足。團隊要學習的不單是眼鏡的設計或款式,更要了解日本眼鏡的堅持和背後的哲學

這是本專欄第一次和大家見面,很高興今次能與淘雜誌聯乘推出這個與眼鏡有關的小角落和廣大配戴眼鏡的群眾交流,分享和學習。

筆者有緣作為眼鏡店的主理人,老實說加入眼鏡界這個大家庭的資歷非常淺,在香港,從事眼鏡行業超過二十年的前輩比比皆是,有時路過舊區,也不難發現屹立近半甚至過半世紀的眼鏡店!在香港要為眼鏡講故事也是有壓力的(笑)。不過筆者戴眼鏡的資歷也不淺,有近廿載,相信作為資深眼鏡「用家」,也總算有點說服力;加上團隊上下鼎力相助,希望文字和故事能給大家一點趣味,令諸君不致味同嚼蠟。

在開始這個專欄之前,筆者都曾做過功課,發現香港專欄的題材的確包羅萬有(原來香港喜歡文字的也不少呀,也不太「沙漠」吧) 。由政治旅遊飲食偏方星相甚至歡場見聞,多如天上繁星。惟獨眼鏡專欄卻寥寥可數!其實眼鏡看似簡單,內裡的故事可不少呢。早於中國宋代已有判官戴墨鏡來遮掩視線,鏡片的歷史更可以追溯至三千多年前的亞述王朝。不過歷史資料太翔集繁瑣,在此不贅。

筆者雖然不敢班門弄斧,但也希望作為一個眼鏡的用家兼愛好者和日本眼鏡的忠實粉絲,分享一下自己的「中毒」之路。先是個人對眼鏡的看法和接觸眼鏡界後才了解的秘辛,而之後較為專業性的,例如眼睛和鏡片專題,則會交給我們專業的視光師和配鏡師(在香港連「醫藥分家」都攪得拖泥帶水,眼鏡業內和種的專業,更是模糊不清) 作監修才和大家分享。最後筆者始終是第一次為眼鏡寫專題,如大家有眼鏡話題感興趣,不妨facebook pm我們,一起研究。更希望如行文資料上有紕漏,包涵之餘,還望諸君不吝賜教!

在下期開始,我們會由鏡架開始這個眼鏡專題,畢竟佛靠金裝,一副好看舒適的眼鏡,鏡架選擇非常重要。

#眼鏡專欄

339 次瀏覽